当前位置:首页 >> 感悟生活

野外插标

时间:2022-07-14   浏览:9次

冬天,伯母在村头她家自留地里来回走动,手上拿着一把晒干了的小枝条。她要仔细比较菜地里那一畦畦芥蓝呀、生菜呀、卷筒青呀,在同类当中,谁的个头最大,长势最好,前途最广,然后郑重地在它旁边插上枝条做标志,算是“留种”了。

插标了的青菜,家人是绝对尊重的,非但不能触动,还要更勤快地浇水,期待着它长成天下第一大菜蔸。然而,麻烦也往往从中而来。就在这年将近年关,“好吃懒做”的老酒鬼去别村喝酒回来,高一脚低一脚地先踩到菜地旁边的石灰坑里,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菜地,专门拔了四蔸带插标的种菜,若无其事地回家去了。次日清晨,细心的伯母发现种菜被偷,循着石灰脚印直奔老酒鬼家,质问他为啥光明正大地偷了人家的种菜。睡眼惺忪的老酒鬼刚想辩解,伯母直奔伙房拎起四蔸硕大的卷筒青,老酒鬼哑口无言。当然,如果偷种菜的人不像老酒鬼那样留下明显的印记,菜主人就只好在好几天里满村子喊着:“瘟缠他身体,鬼吸他血液,雷劈他魂魄,他偷了我家的种菜!”可见,插标在我们这里是一种神圣的仪式,谁冒犯了它,标主是可以呼叫天神地鬼惩罚的——这当然是最严重的惩罚方式了。

插标不仅仅在成熟的菜地,其实在土地的每一个季节,我们都会举行庄严的插标仪式。耕完水田,父辈们并不急于回家,而是根据水田面积的大小,到附近寻来一把或几把带青叶的树枝,插在水田里,表示这块天即将下种或者插秧,严禁牛马糟蹋。播种了的水田,插标的方式更为独特,人们会做一个个稻草人,给它们穿上破旧的衣裳,让它们日夜守护在水田里。风吹动着稻草人的衣服,好像真人在挥舞着手臂,觊觎稻种的鸟雀居然不敢轻易下来,只能远远地、无奈地望着稻草人,敢怒不敢言。

三月三,我们家乡不会高唱山歌,甚至少了欢声笑语。年年今日,我们家家都是要上坟的。大人小孩都忙着张罗采枫叶、挖黄姜、割红花草紫花草,蒸五色糯饭,杀鸡宰羊。全族老少浩浩荡荡来到祖坟前,恭恭敬敬地铲除坟茔上的杂草,给它铲添新土,在坟前摆放盛宴,敬祭酒水,烧香焚纸,燃放鞭炮。最打眼的,就是在坟茔上庄重地插一竿彩色幡旗——旗上颜色如白云,似彩霞,像绿叶,若黄果——向上天昭示丁财两旺,向世人证明子孝孙贤。在所有插标仪式中,插幡旗可谓最严肃、最人性、最绵长了。

我不知道先辈是如何想起在野外插标的事来,也不知道插标活动是从何时开始。我只能猜测,插标首先是一个确定身份的问题。就像现在田地要立界碑一样。也许祖辈们起先没想要用石块做界碑,就在田地四角插木条做标记吧?后来,经年累月,积攒了经验,就用插标来表示田地的归属、耕作的完成、庄稼的种子,甚至表示牛粪、石块、果树、坟茔等遗落野外而与土地相关的事物已有主人——这种现在看来极为简单的动作,正是壮族祖先智慧的体现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南宁癫痫病的医院排名
癫痫病患者应该怎样护理才好
北京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治疗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