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爱情美文

那年月,我不懂爱情

时间:2022-07-26   浏览:12次

认识阿珍在华泰二厂。阿珍做QC,她的故乡在湖北荆州,她在华泰厂干了四年,老油条了,说白话很流利,工友们以为她是广东人呢。阿珍相貌平平,眼光高,看不起厂里男同事,因此她还没男朋友。

那年,我在报纸发表了几篇文章,在厂里有点小名气,阿珍以为我是文人,一有空就来看我干活和我闲聊。她说有个男网友问她干什么的,她说她做经理,我说:“阿珍,你虚伪。”“网络虚拟,真真假假,网友说的话难以琢磨,哪个网友不虚伪?你的网友说的话你相信吗?真是,”阿珍笑,我语塞。我问阿珍:“阿珍,你怎么会说白话?”阿珍踌躇满志的说:“经常跟广东人打交道,经常听粤语歌,久而久之就会说白话了。”阿珍教我学白话,她说在广东混会说白话吃香。我这个人记性不好,丢三落四,刚学会一会儿又忘了,学来学去学不会,我说:“阿珍,我学不会白话,不学了,伤神,普通话说标准点就行了。”“你呀,笨死了,”阿珍嫣然一笑。因为我笨,学不会白话,至今只会说几句。

那天下了夜班,阿珍来男宿舍找我:“龙富金,去逛街。”我说:“不去,干活太累了,我想早点休息。”阿珍不再言语,泱泱地走了。那年我十七岁,很单纯,不懂爱情。

第二天上班,阿珍不和我说话了,也不来看我干活了。一个月后,阿珍辞工走了,此后,再没见到她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河北治疗癫痫的费用是怎样的
北京癫痫患者用药物治疗效果好吗
昆明市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
相关阅读
爱没远离,何必哭泣
· 爱没远离,何必哭泣

五月的阳光,暖暖地洒向相遇的地点。思绪里,没有的太多起伏。时间,给我了我们最好的礼物,就是让你我成为了我回忆里的那个人。能静静的想念一...